主页 > 初中作文 > 初一 > 话题 > 正文

我的自白书1200字

拨开重重的迷雾。我仍看不清我的脸,我是谁?撕开这层厚重的面具。我又是谁?
——题记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我曾幻想在红楼旁聆听岁月的回响,在燕园里书写浪漫的诗篇,用博雅塔的孤傲与悠久筑就梦的天空,可是,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回响:一个连“自我”丢掉的人,还配谈理想?我愣住了。坐在氤氲曼陀罗花气的藤萝边。我陷入了沉思:对啊,伊说的对“我”呢?
“啪”我的诗稿被诗社的社长重重地摔在地上,准确地说又吐了两口唾沫,而相反,我的心里并没有燃起一股愤怒,仅仅是眼角一扬,望着社长那变形扭曲的脸。我感觉就像自己口渴时正在痛饮泉水猛然回头,发现一头猪正在饮水。我后悔自己的决定了,在加入诗社前为什么没有看清这类人的存在,。理所当然,我退出了诗社。临走前我一手捧着诗稿,另一只手狠狠地在他的脑门前搓了几下,“我会记住的,哼’在轻轻的走过之后。后边传来社长气急败坏的大叫。同窗a嘀咕:爽平时很谦虚啊,怎么&hllip;&hllip;
我不顾忌好友的苦劝,毅然离开了这个曾经让我梦寐以求的地方,而在这儿除了我一腔热血之外,只有冷傲的背影了吧。
走在寂寥的大道上,我暗自庆幸,今天一撕下了一张面具。“是吗”可惜这个声音我没有听见。或许是故作轻松。我信步走进一家自选超市。琳琅满目的货物让我应接不暇。华丽的物品使我有了强烈的占有欲。我摸摸了衣兜。钱不够了,一种罪恶感瞬间袭满了全身,我向那个商品伸出了手,但刹那间一缩了回去:丑陋的占有造成了美丽的丧失。我终于什么都没买,两袖空空的走了出去。上身臃肿下身纤细的老板娘如一只细脚圆规伫立在柜台旁。向我投来鄙夷的目光,浑然不觉的我感到一身轻松。是“自我’起到作用了吗?
突然间,学校到了。这也是我生平最厌恶的地方。“为学生,其命定矣”记不清是谁说的这句话了听到这句话时,我惊了一跳,没入中学时我如一匹野马。那容得下这些鞍鞯辔头。啊走到大门了。我摘下刚才的面具。又换了一个。以一个灿烂的笑脸入校了。面具好不透气啊我真感到我的肺承受了过量的负荷哎,对;我帮助同学,讲究卫生。遵守纪律“铃铃铃,”终于放学了这张面具真不好带,憋的我透不过气来、
回家了。我对着镜子撕下一张又一张的面具,脸变得圆润了早已失去先前的棱角镜子里面的脸。是我又不似我,我茫然了。定睛一看,似我又不是我我不知所措了
我对着镜子看了许久,才发现,镜子里是一张陌生的脸。啊&hllip;&hllip;“啪”镜子碎了列成了一块又一块,我终于明白了。自己在奔命于努力在父母老师心中的优秀。不得不把自我切成一块块来完成这幅拼图。戴上一张张面具。
是啊,世界上最高境界的表演是戴上面具表演,可最高境界中的巅峰就是把脸变成面具
似乎,我早已做到了这一点了。清醒之后。我对着幽静的山谷呐喊“我是谁。我呢”
 
    山东邹城市第五中学初一:郑秋爽
Copyright © 2011-2012 中小学作文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
中小学作文网所载文章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声明,风险自负。京ICP备11025702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