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小考作文 > 竞赛作文 > 正文

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郝娜_透明(1-4)

郝娜:透明(1)

(一)

我叫王秀秀,今天早上起床后,发现自己透明了。

除了我自己,谁都没有发现我不见了,不生气,不伤心,我开心。

同学们都管我叫“卡门”,无关于小说里美丽妖娆的吉卜赛女郎,他们叫我“卡门”只是因为我在进门时有卡在门上进不去的危险。也难怪,体检的时候老师都不让我上称,怕我把称压坏没法给那些苗条的女生称体重了,这样那些苗条的女生在知道自己的体重后就没办法喊着要减肥了。

小蕾是班里唯一不管我叫“卡门”的女生,她叫我“秀秀”,她不嫌我是暴发户的女儿,也不讨厌我肥胖的身材,小蕾和我唯一的共同点就是经常被男生们捉弄。我心里清楚,男生们捉弄小蕾是因为喜欢她,她脸蛋儿漂亮身材好,人品又好,每个人都该喜欢她的。男生对我就单纯的是欺负着图好玩了,谁让我长得这么滑稽呢?

和男生恰恰相反,我们班的女生都讨厌小蕾,喜欢我。因为小蕾有着她们没有的异性缘,而那些女生和我站在一起方能衬托出她们的美丽。我们班的女生包括小蕾在内都说我其实不丑,不同的是,小蕾只是在我被欺负哭的时候说过一次,那些女生则通常会有男生在场的时候装作很通情达理的样子大声地说出来,因为只要她们说完这句话,就马上会有男生喊出来:“你审美有问题啊,她那叫不丑?”

我今天透明了,站在镜前,我看不到自己,谁也看不到我,其实说实话,我觉得也没人想看到我。

爹又和那个媚俗的女人出去了,“媚俗”这个词是小蕾第一次来我家的时候看到那个女人时教我的,我觉得形容得贴切就拿来用了。

娘是被爹气死了,娘身体本来就不好,爹中彩票后就开始带那个媚俗的女人回家,娘就整天生气,最后一口气没上来,死了。亲戚谁都不要我这个看起来只会吃饭的没用家伙,爹就只好把我接到了城里,他还算有良心,用钱为我砸开了这所贵族学校的门。

我不讨厌任何人,因为,麻木了。

(二)

我曾经和M说,我只想穿上隐行衣,一个人走过我爱的角落,不会打扰到任何人,不会再有任何人看着我笑得诡异。这些话我只对M说过,连小蕾都不曾听到,不知道为什么,大概仅仅因为他是M吧--一个我通过Message(短信)认识的陌生男孩子,有些话,对陌生人说要比对熟人说感觉好得多。因为我不想看到小蕾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流露出来关切担忧的神色,也不愿意她为了我的事情而感到悲伤,那只会让我觉得自己很没用。在她面前我是坚强的孩子,她才是应该得到保护的人,她的生活应该是漂亮灿烂的,我不想因为我这个丑人而毁了她的快乐。

小蕾也不是幸福的孩子,她爸爸三年前因为车祸死掉了,她妈妈原本没有工作,爸爸死后,她爸爸生前所在的工厂给了她妈妈一份收入微薄的工作,她们家还领着社会低保,她妈妈为了能让女儿出人头地,用肇事司机赔的所有的钱让她进了这所贵族学校。她有着最漂亮的脸蛋,却穿着最寒酸的衣服,考着最高的成绩,却得不到老师的青睐(因为家里没钱嘛)。其实,她完全可以依靠着她的人缘,用着那些喜欢他的富家子弟的钱活得光鲜。可是她是那般倔强有原则的人,不要说花那些人的钱,就连我的钱她都不肯接受一分。

那是个很沉闷的下午,小蕾红着脸跑过来对我说她哥哥从外地来找她,不能一起去图书馆了,我看到远处有一个高高帅帅的男孩子正靠着校门口的水杉树踢石子。

“哦,那你去吧,路上小心。”

“嗯,你也是,那明天早读见。”说完就如释重负地转身跑向那个男孩子,男孩子听见脚步声抬起头,看着小蕾笑得灿烂。

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在校门口,我心理暗暗纳闷:什么时候,小蕾冒出了个哥哥?只是没想到,她那一离开,竟成了诀别。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