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小考作文 > 竞赛作文 > 正文

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郭龙_我们在劫难逃(1-4)

郭龙:我们在劫难逃(1)

你相信传说吗?在我们周围,在某个远方、某个我们无法抵达的角落,每时每刻都有传说诞生,都有传说变成现实。美丽也好,丑陋也好,安详也罢,恐怖也罢,你都无法拒绝传说,就像你总希望有一天能走好运,总担心什么时候噩耗会降临。其实,所有的传说都是人的映射,传说越美,便越证明人的局限;传说越可怕,也越证明人的卑微与恐惧。我们都生活在某个传说之中,日升月沉,生老病死。时间让这个传说一直延续下去,永不停息。

很久以前,我坐过一艘非常奇怪的船。上船的时候,船长对我们说,这次旅途的目的地是真实的世界,你们可能抵达,也可能永远在海上游荡,无法靠岸,迷失在时间的洪荒之中。本次航班不需要船票,每一个人都可以选择上船,但一上船就不能回头。船长是一个老到可以让别人忽略他年龄的伯伯。他还说,总有一天,你们会疑惑为何自己身在这艘船上,就像你们不知道为何自己会来到这个世界上一样。年轻人,当你们困惑的时候就去想,一切皆因选择。船长让我们在旅程中记住这句话,最好是永远铭记。

在船上你可以看到很多奇观,很多你无法理解、甚至无法想象的奇观。第一天的清晨,我透过窗户看见了美丽的海上日出。当时的感觉就好像婴儿第一次睁开眼睛,看见完全陌生、完全新奇的世界。所有人都很激动,趴在自己的窗前兴奋地叫着、笑着,可透过别人的窗户,却只能看到一片漆黑。船长对莫名其妙的我们解释说:“这是因为你不可能同时在两个地方看日出。年轻人,可别小看了你们身边的这扇窗户,它们都是有名字的,它们的名字就叫做‘空间’。”

船上的日子过得很悠闲。这里没有乏味的工作,没有苛刻的老板,没有不停涨价的商品和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你不必为健康担心,不必为工资操劳,也不必为子女的成长眉头紧锁。在这里你可以做任何事情,可以海阔天空地思考,完全是一个自由人。我最爱做的事就是睡觉,醒来之后去一个人很少的地方坐一会儿,点一支烟,有时还会喝上两杯。正如你所见,我是个非常慵懒的人。

慵懒人的日子通常也过得很慵懒。在生活上我似乎没什么欲望。有些人嫌自己的房间太小,窗户不够大,有些人整天为午餐上的鸡蛋太老、猪肉太咸而抱怨,而想透过别人的窗户看风景的人更比比皆是。我则不同,我不要求过高的物质享受,足够了就行。

不过,也有人对物质的要求比我更低。我隔壁住着一对印第安夫妇,他们一日三餐都要省下一半给住在他们对门的美国佬。很多人为他们抱不平,但他们倒也不在乎,他们的笑容里有安乐天命的祥和,似乎早已习惯逆来顺受。我很同情他们,也很羡慕他们。同情他们拥有的世界太渺小,羡慕他们不知道自己以外的世界有多辽阔。而同时,在某个地方,也必定有一个人在以同样的方式同情着我、羡慕着我,而在那人身后,会不会也有一个人这样看待他呢?如此说来,人类社会岂不就像一条无限长的锁链,一环扣一环?你可以说不认识某个人,但决不能说与某个人无关。想想也真的很奇妙,你这一环稍稍弯曲一下,说不定无限远处的某个环便因此而改变一生的命运。

这一点我曾亲眼见证过。我有一个朋友,多年前爱上一个有夫之妇,那个女人对他也颇有感情,两人的关系一直很暧昧。后来东窗事发,他们的关系被人发现,闲言碎语越来越多,终于有一天,女人的丈夫知道了这事,来找我朋友算账。那天以后,我朋友就成了瘸子,而女人的丈夫也进了大牢。女人孤身一人去了加拿大,结果煤气中毒,死了。那栋楼也因此失了一场火,一个小男孩的父母葬身火海。我想那个小男孩到死都不会知道自己变成孤儿的起因。其实真正的起因有谁知道呢?在我们所认为的起因之前,会不会有更悠远、更古老的起因呢?两年前,我那朋友告诉我,其实他和那女人原本就该成为夫妻的,怪就怪那个新加坡来的商人和之后的千差万错。我没问具体的经过,知道了又如何?仍旧找不到起因。那一刻我突然明白,这世上有成千上万种关系,最最亘古不变的,恐怕就是因果关系了。